南京老夫妻鄭玉璽和徐欣,今年已分別78和79歲,這個冬天,他們和去年一樣,去海南過冬,成了一對“老候鳥”。兩人從2004年開始自駕游,北到漠河、南到三亞、西到新疆、東到威海,10年來跑了11萬公里。新的一年開始了,老兩口回憶了10年自駕經歷,寫下新年寄語,通過“@南京發佈”官方微博,跟網友分享了他們的老年生活。有網友笑稱,這老兩口還真是不服老,“有活力就是任性!”
  現代快報記者 王穎菲 張玉潔
  4年400封信
  初中同學變情侶
  說起兩人的戀愛,得退回學生時代。徐奶奶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她和鄭爺爺是南師附中的初中同學,當時雖然男女分班,但少先隊的活動經常在一起,所以彼此認識。
 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,他們一個去了西藏工作,一個來到南師大上大學。也就是那時,兩人開始通信。通信4年,共400餘封,筆墨之間,開始了在當時頗為罕見的自由戀愛。
  1959年,鄭玉璽請假來到當時徐欣的工作地——連雲港灌雲。見到徐欣,鄭玉璽的一句話,讓她好氣又好笑,“他說,自己是請婚假回來的,”如今想來,徐奶奶還是忍不住樂,“我想那怎麼辦呢,就結婚吧。”在灌雲縣登了記,回南京舉行了簡單的結婚,兩人就算成了家。
  幾十年攜手共度,最終,鄭玉璽在政府某部門供職,而徐欣則做了南京幼兒高等師範學校校長。
  67歲不服老
  游遍世界又考駕照
  60歲時,鄭玉璽正式從崗位上退下來,突然閑下來,老人頓感失落。兒子勸他,“老爸你要換一種活法。”便送了老人一臺電腦,從此改變了老人的退休生活。從輸入法,到上網,現在十幾年過去了,老人已換了第四臺電腦。
  鄭玉璽給自己取了個網名,“自游人”。退休後,他便帶著老伴,成了老年“背包客”,秉持著“見火車就上、車上補票”的“原則”從漠河到大興安嶺,痛快玩了一圈。後來幾年,便跟著旅行社,玩遍了新馬泰、中歐、北歐、俄羅斯、美國、巴釐島、馬爾代夫、日本等等地方。
  2003年9月國家政策調整,將申領駕駛證的年齡上限從原來的60歲調高到70歲,當時鄭老伯67歲,得知消息,他立馬去考了個駕照。當年就買了輛車,第二年就開始拉著老伴,全國自駕。
  10年駕11萬公里
  道路阻不斷熱情
  每次出發前,兩人都會花上一兩個月做“攻略”,用手機訂好當地的旅店,甚至下載好具有當地風土人情的歌曲,存在U盤裡,邊走邊聽邊唱。
  老兩口印象最深的,是2006年在湖北神農架。路上突然遇到團霧,只能看見前方三四米遠,車上除了老兩口還有兩個朋友,4個人8隻眼睛緊盯前方,鄭老伯緊張得手心冒汗,緩慢通過。第二天天晴時返回再經過這段路,眾人才發現,車左邊是陡坡,右邊就是懸崖,後怕得一身冷汗。到如今,他們的車輪最北走到了漠河,最南去了三亞,西邊到了新疆,東邊是威海的成山頭。
  10年時間里,老兩口“走西口”“闖關東”,天南海北,還在2008年來了趟“奧運之旅”。平均每年都要出一兩趟遠門,江浙滬這樣的周邊游至少六七次,僅沖洗出的照片相冊就多達50多本。
  每一張照片
  都有生命的意義
  2014年8月,老兩口自駕游新疆,歷時50天,4次翻越天山,兩次穿越戈壁,游玩了51個景點,拍了5000多張照片,攝了10小時錄像,最終自己製作成了32集短片和兩本相冊。
  至此,他們已經走遍了全國所有省、直轄市、自治區、特別行政區等,行程累計達到11萬公里。回來後,老兩口將照片放進了2015年的電子賀卡。昨天,“@南京發佈”,將這張賀卡發到網上。老兩口在新年寄語中說道,“我們不但要追求生活的長度,更追求生命的寬度和厚度……”
  他們一直在路上
  目標始終是遠方
  因為關節血壓等問題,從2013年冬天起,老兩口在每年冬天都會前往海南過冬。今年冬天,他們依然打算做一對“老候鳥”,然後再去別的地方游玩。
  “我們的近期目標是:健健康康七八九,至少再開五年車;不斷設定新目標,認真追求實現之;過上幾年候鳥生活,建設南(海南)北(南京)動(汽車)三個家。”鄭老伯說,他們2015年打算把雲南再好好玩一遍,明年是四川。
  此外,夫妻倆也給自己定了另一個目標——做一本《自駕十年專題》,包含照片、游記等。“新的一年又開啟了,讓我們共同期待:一切都會變得更加美好!”  (原標題:南京老夫妻10年自駕11萬公里拍滿50多本相冊)
創作者介紹

放 逐

zn95znlc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